| EN

| EN

《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4版》:养娃到本科平均花费约68万元

生育报告

近日,育娲专家团队(梁建章,黄文政,何亚福)发布了《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4版》。

本文就重点内容进行了摘录。

说明:本报告所称的“生育成本”,既包括从怀孕到分娩的成本(即“生的成本”),也包括养育和教育成本(即“育的成本”)。其中“育的成本”占了大头,“生的成本”仅占很小一部分。此外,生育成本还包括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在本报告中,“生育成本”与“养育成本”是作为同义词使用。

在本报告中,0-2岁是指0岁至不满3周岁;3-5岁是指3周岁至不满6周岁,对应幼儿园阶段;6-14岁是指6周岁至不满15周岁,对应九年义务教育阶段;15-17岁是指15周岁至不满18周岁,对应高中阶段;18-21岁是指18周岁至不满22周岁,对应大学本科阶段。

 

1、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4538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30391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6632元。

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如下表所示:

表1: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构成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图1: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2、估算全国家庭孩子0-17岁的平均养育成本

养育成本包括如下两大部分:

一是消费性支出,包括教育支出和非教育支出两大类。教育支出包括保姆费、托儿费、学杂费、教材、参考书、课外书费,教育软件费,学习所用交通费,择校费,在校伙食住宿费,课外辅导费,以及其他教育费用。非教育支出包括食品支出、衣物支出、居住支出、日用品支出、医疗保健支出、交通和通讯支出、娱乐支出。

二是非消费性支出,包括保险支出、人情往来支出、捐款等。

消费性支出是养育成本的主要部分,非消费性支出只占养育成本的很小一部分。本报告估算的养育成本主要是指消费性支出。

根据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如果各个年龄段的消费支出是相同的,那么把孩子抚养到刚刚年满18周岁的平均支出为:24538*18=441684元,其中,城镇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30391*18=547038元,农村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6632*18=299376元。

但实际上,各个年龄段的消费支出并不是相同的,所以上述的估算成本并不准确。下面分别估算不同阶段的平均养育成本。

首先是怀孕期间的成本,包括办卡建档、营养品、产前检查费用以及备孕用品,估算平均支出为1万元左右。

其次是分娩和坐月子费用,包括住院费用、顺产或剖腹产费用,以及部分产妇采用无痛分娩。这项费用的高标准和低标准相差很大,估算平均支出为1.5万元。如果产后需要去月子中心,则费用更高。

0-2岁婴幼儿的养育成本,一方面,婴幼儿不需要烟酒和通信等方面的支出;另一方面,婴幼儿的奶粉和尿布支出比成年人更多。我们假设0-2岁婴幼儿与人均消费支出相同,则平均每年为24538元,三年共73614元

3-5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在人均消费支出的基础上,再加上平均每月1000元(即每年12000元)的幼儿园或学前教育支出,则平均每年养育成本为24538+12000=36538元,三年共109614元。

6岁-17岁子女的教育成本较高,而父母自身的教育支出则少得多。例如,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ISSS)发布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2018的数据显示,孩子的养育成本占家庭收入的比例接近50%,而其中教育支出占养育成本比例达34%。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支出构成中,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2469元。假设有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父、母、正在上中学的孩子),那么这个家庭2022年的教育文化娱乐总支出为2469*3=7407元。在正常情况下,这个家庭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中,孩子占了大部分,父母只占小部分。所以,我们可以估算这个家庭孩子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2469*2=4938元,而父母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2469元。

根据上述估算方法,我们可以把6-14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在人均消费支出24538元(已经包含一项教育文化娱乐支出2469元)的基础上,再加上一项教育文化娱乐支出2469元,即按2022年价格计算,平均每年养育成本为24538+2469=27007元,九年共243063元。

考虑到高中阶段不再是义务教育,并且有部分高中学生是在校住宿,所以我们把15-17岁高中三年的养育成本在6-14岁孩子养育成本的基础上,每年再加上2000元,即平均每年养育成本为27007+2000=29007元,三年共87021元。

表2:全国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育娲人口

按照以上方法估算,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538312元,即约53.8万元。

 

3、估算大学期间的养育成本

虽然中国法律规定18岁是成年年龄,父母没有义务抚养已满18岁的子女,但实际上大多数大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仍然依靠父母支付,所以还需要估算大学四年的养育成本。

公立大学的学费随专业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一般为每学年5000-8000元,个别专业(例如艺术、音乐表演等专业)每学年8000到10000元。民办大学的学费一般为每学年1.2万-2万元。住宿费每学年1000-2000元左右。

公立大学和民办大学平均每学年学费按1万元计算,住宿费按每年1500元计算,生活费按每月2000元计算,则大学本科期间每年的养育成本为:10000+1500+24000=35500元,四年共142000元。

表3:全国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平均养育成本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按照以上方法估算,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80312元,即约68万元。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是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实际上,城市孩子的养育成本高于农村孩子的养育成本,高收入家庭孩子的养育成本高于低收入家庭的养育成本。所以,还需要分别估算城市居民、农村居民、高收入家庭、中等收入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养育成本。

 

4、估算城镇家庭和农村家庭的均养育成本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123.85%,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67.78%。

按照上述比例估算,0-17岁城镇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66699元,即约66.7万元;0-17岁农村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364868元,即约36.5万元。

至于大学四年的养育成本,无论是城镇孩子还是农村孩子,学费和住宿费是一样的,区别主要是生活费。

表4:全国城镇和农村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5、估算31省份的平均养育成本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23》表6-20《分地区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数据,2022年北京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42683元,相当于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174%;上海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46045元,相当于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188%,依此类推,可以得到全国31省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百分比。

如果31省份居民的养育成本相对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比例也与人均消费支出的比例相同,那么我们可以得到31省份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如表5: 

表5:分地区的0-17岁孩子平均养育成本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从表5可以看出,上海和北京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分别为101万元和93.6万元。相比之下,西藏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只有34.9万元,青海省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只有37.9万元。

 

6、估算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家庭的平均养育成本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23》的数据,2022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6883元;按收入五等份分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如下:

  • 20%低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8601元
  • 20%中间偏下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19303元
  • 20%中间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30598元
  • 20%中间偏上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47397元
  • 20%高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90116元

从上述数据可知:

  • 低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3.32%,
  • 中间偏下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2.34%,
  • 中间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2.96%,
  • 中间偏上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8.51%,
  • 高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44.33%。
  • 如果五等份分组的家庭孩子的养育成本也是按照上述比例,那么:
  • 低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25533元,即约12.6万元;
  • 中间偏下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281730元,即约28.2万元;
  • 中间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446582元,即约44.7万元;
  • 中间偏上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691765元,即约69.2万元;
  • 高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315254元,即约131.5万元。

 

表6:按收入水平区分的0-17岁孩子平均养育成本(元)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7、估算城镇和农村一孩、二孩、三孩的养育成本

上述估算是假设男孩与女孩的养育成本相同,并且没有区分孩次。实际上,不同孩次的养育成本是不同的。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调查报告,独生子女的养育成本比二孩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高27%,而三孩及以上家庭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比二孩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低24%。也就是说,如果独生子女的养育成本是1,那么二孩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是0.7874,三孩及以上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是0.5984。

考虑到中国城乡生育率的差别,我们可以作出合理假设:本报告的城镇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更接近城市一孩家庭的养育成本;本报告的农村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更接近农村二孩家庭的养育成本。

一个家庭如果有两个孩子,那么一孩的衣服、爬行垫、玩具等,二孩也可以使用,这样可以节省一部分开支。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全国居民平均衣着开支为1365元,我们可以合理推测,二孩在0-2岁时的一半衣服使用一孩的旧衣服,另一半是新买的。这样养育二孩的衣着开支一年可以节省683元。

另外,0-2岁的孩子也不必有一个单独的房间,这样可以节省居住开支5882元。这样,养育0-2岁的二孩的衣着开支和居住开支每年一共可以节省6565元。如果一个家庭的二孩比一孩大四、五岁以上,那么一孩还可以帮忙父母照料二孩,从而节省父母照料二孩的时间和精力。

如前所述,0-2岁婴儿的养育成本,我们假设与人均消费支出相同,则平均每年为24538元。如果是养育二孩,那么,0-2岁二孩的养育成本,平均每年为24538-6565=17973元。可见,0-2岁二孩的养育成本比一孩低6565/24538=26.75%,或者说,0-2岁一孩的养育成本比二孩高6565/17973=36.53%。

但对于3-5岁以及6-17岁的孩子来说,由于上幼儿园的费用以及学习费用需要分别支付,并且孩子逐渐长大后,也需要一个单独的房间,所以各方面节省的费用不会像0-2岁时节省得那么多。

如果中国家庭0-17岁一孩、二孩、三孩养育成本的比例与美国家庭相同(即一孩、二孩、三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比例为1:0.7874:0.5984),那么中国城镇和农村一孩、二孩、三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如表7所示:

表7:全国城镇和农村0-17岁分孩次养育成本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图2:全国城镇和农村0-17岁分孩次养育成本(元)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8、养育孩子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8.1 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的种类

前面估算了养育孩子成本的直接费用,事实上,育龄家庭养育孩子,还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养育孩子的时间成本包括:

1)休产假。

根据我国《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其中产前可以休假15天;难产的,增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产假15天。最近各省份修订的新计生条例,普遍延长了产假(多数省份的产假延长到158天),并新增育儿假。虽然延长产假有助于让女性有更多时间照看孩子,有利于家庭育儿,但如果延长产假带来的成本全部由企业负担,必然会导致企业尽量避免招聘育龄女性,从而加剧女性在就业市场中的性别歧视。

2)看护孩子和接送孩子的时间。

孩子在3岁以下都是要有人照料的,这3年都是时间成本,如果雇佣保姆或月嫂照料孩子,或者把3岁以下的孩子送去托儿所,可以减少时间成本,但要增加费用成本;而且,目前中国的托儿所严重不足。3-5岁的孩子一般都送去幼儿园,可以减少家长的时间成本,不过接送孩子去幼儿园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成本。6-11岁的孩子上小学,一般也需要家长接送。如果学校的上学和放学时间与家长的上下班时间同步,那么接送孩子所花时间较少;如果时间不同步,接送孩子所花时间就较多。

3)辅导孩子做作业的时间。

根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计算后发现,从2010年到2018年的这近十年时间里,小学生家长每周辅导作业的时长从3.67个小时增加到了5.88个小时;初中生家长每周辅导作业的时长从1.56个小时增加到3.03个小时。

4)养育孩子也会导致女性做家务的时间增加,减少闲暇时间和有报酬的工作时间。

从机会成本来说,女职工休产假会导致女职工与职场脱节,如果产假时间过长,长时间的离岗可能会造成工作技能下降,影响其返岗后的竞争力,这是女性养育孩子所要付出的机会成本。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研究生王俊及该院教授石人炳发表在2021年第4期《人口与经济》上的论文《中国家庭生育二孩的边际机会成本——基于收入分层的视角》显示,与生育之前相比,生育一个孩子使得妻子的就业几率下降约6.6%;继续生育第二个孩子,妻子的就业几率再次下降9.3%。而生育行为对丈夫就业几率的影响并不显著。

由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联合组织实施的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在2021年12月发布调查数据显示,0-17岁孩子的日常生活照料、辅导作业和接送主要由母亲承担的分别占76.1%、67.5%和63.6%。在业女性工作日平均总劳动时间为649分钟,其中有酬劳动时间为495分钟;照料家庭成员和做饭、搞清洁、日常采购等家务劳动时间为154分钟,约为男性的2倍。

 

8.2 养育孩子导致有报酬工作时间减少

具体来说,在孩子0岁至3岁时,女性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分别减少15小时、12.5小时、5小时、7小时。在孩子4岁及以后,女性平均每周工作时间逐渐恢复到生育前。详见下表:

表8:女性生育后减少的工作时间(小时)

数据来源: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社会研究中心何雨辰和於嘉的工作论文

女性照料孩子0-4岁减少的工作时间合计为2106小时。如果按每小时工资30元计算(2022年富士康郑州工厂招工的时薪为30元),孩子在4岁时,女性减少的工作时间的成本为63180元,即约6.3万元。

研究还显示,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女性在孩子出生后第一年每周工作时间减少达到20小时,而大学学历及以上女性的每周工作时间只减少10小时,但高学历女性工作时间减少持续时间更长,不仅仅是在孩子4岁前。多项研究结果均显示,孩子在3岁及以下,女性工作时间减少幅度最大。

而根据杜凤莲等人的研究,一孩家庭母亲在孩子0-6岁时,平均每周减少的工作时间为10.9小时,详见下表:

表9:一孩家庭母亲减少的工作时间(小时)

数据来源:杜凤莲等《中国城镇家庭的育儿时间成本》

 

8.3 养育孩子导致女性工资率下降

养育孩子还会导致女性的长期工资收入下降。生育后,女性为了照顾家庭可能会选择能更方便照料孩子、但工资更低的岗位。

研究结果列表如下:

表10:国内关于母职工资惩罚的研究

从上表可以看出,女性生育一个子女导致的工资率下降,张川川给出的工资率下降幅度最大,达到76%;於嘉和谢宇给出的工资率下降幅度最小,只有7%。许琪、贾男、申超三篇论文给出的数据相差不大,每生一个孩子会导致女性工资率下降17%左右。

综合多篇论文数据,我们估计在中国每生一个孩子会导致女性工资率下降12%-17%,其中12%的下限是同一篇论文里的控制其他变量以后的估算。此外,女性工资率下降的幅度,随数据年份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国外许多有关母职工资惩罚的研究论文都得出统计显著的结论,生育孩子会导致母亲工资率下降,但下降的具体幅度,不同的研究结果给出的数据并不一致。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的母亲收入下降数据,包括了就业率下降、工作时间下降以及工资率下降的因素,比单纯的工资率下降数据的范围更大。

出台促进性别平等的政策也有助于减轻母职惩罚。国外关于母职工资惩罚的研究结果列表如下:

表11: 国外关于母职工资惩罚的研究

综合国外多篇论文的研究结果,如果取中间数据,每生一个孩子,女性工资率下降7%左右。而在中国,每生一个孩子,女性工资率下降17%左右。因此,我们估计中国的母职工资惩罚程度可能比欧美国家更严重。

 

8.4 养育孩子导致闲暇时间减少

表12:一孩家庭母亲和二孩家庭母亲减少的闲暇时间(小时)

数据来源:杜凤莲等人的论文《中国城镇家庭的育儿时间成本》

按照上述数据,一孩家庭母亲在孩子18岁时,由于养育孩子而减少的闲暇时间总数达到8564小时,平均每周减少8.7小时;二孩家庭母亲在二孩18岁时,由于养育两个孩子而减少的闲暇时间总数达到10651小时,平均每周减少10.8小时。

养育孩子也会减少父亲的闲暇时间。

表13:一孩家庭父亲和二孩家庭父亲减少的闲暇时间(小时)

数据来源:杜凤莲等人的论文《中国城镇家庭的育儿时间成本》

按照上述数据,一孩家庭父亲在孩子18岁时,由于养育孩子而减少的闲暇时间总数达到5827小时,平均每周减少5.9小时;二孩家庭父亲在二孩18岁时,由于养育两个孩子而减少的闲暇时间总数达到8069小时,平均每周减少8.2小时。

根据Bruce Bradbury 在2004年11月发表在Labor & Demography的论文“Using Time-Use Data to Estimate the Full Costs of Children”,在一孩、二孩、三孩家庭中,澳大利亚母亲每周减少的闲暇时间如下表:

表14:澳大利亚母亲每周减少的闲暇时间(小时)

数据来源:Bruce Bradbury “Using Time-Use Data to Estimate the Full Costs of Children”

从上表可以看出,一孩家庭母亲在孩子为3-4岁时,减少的闲暇时间最多,每周减少10.5小时;二孩家庭母亲在二孩年龄为0-2岁时,减少的闲暇时间最多,每周减少16.1小时;三孩家庭母亲在三孩年龄为0-2岁时,减少的闲暇时间最多,每周减少11.9小时。为何三孩家庭母亲在三孩年龄为0-2岁时,减少的闲暇时间还不及二孩为0-2岁时?原因是,大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忙照料三孩,从而减轻母亲照料三孩的负担。

虽然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数据分年龄不完全相同,不过可以大致比较一下。杜凤莲等人的论文显示,中国一孩家庭在孩子0-6岁时,母亲每周减少的闲暇时间为12.6小时;二孩家庭在二孩0-6岁时,母亲每周减少的闲暇时间为14小时。可见,与澳大利亚相比,中国一孩家庭母亲减少的闲暇时间更多,而二孩家庭母亲减少的闲暇时间与澳大利亚相差不大。

在一孩、二孩、三孩家庭中,澳大利亚父亲每周减少的闲暇时间如下表:

表15:澳大利亚父亲每周减少的闲暇时间(小时)

数据来源:Bruce Bradbury “Using Time-Use Data to Estimate the Full Costs of Children”

从上表可以看出,虽然总的来说,澳大利亚母亲减少的闲暇时间比父亲更多,但二孩家庭父亲在二孩为5-11岁时,减少的闲暇时间比母亲更多,可能是因为父亲要花更多的时间辅导和陪伴5-11岁的孩子。

根据杜凤莲等人的论文,在法国和意大利,孩子使父母的闲暇和自我照料时间平均每天减少2小时 (Pailhé et al., 2019)。孩子年龄对儿童照料和家务劳动时间的影响同样重要, 儿童照料时间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急剧减少 (Gustafsson & Kjulin, 1994; Craig & Bittman, 2008)。

当父母双方均为全职工作人员时, 依据父母放弃的闲暇时间估算儿童时间成本,发现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抚育3岁以下孩子使父母每人每天的闲暇时间减少1.6小时 (工作日内),抚育3~14岁孩子父母的边际闲暇时间成本减至一半,14岁以上儿童不再影响父母的闲暇时间 (Ekert-Jaffé & Grossbard, 2015)。

 

9、养育成本的国际比较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全国人均GDP为85698元人民币。按照本报告的估算,2022年全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538312元,这意味着,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刚刚年满18岁相当于人均GDP的6.3倍。按照本报告的定义,“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与“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刚刚年满18岁”是同义词。

表16是不同国家抚养一个孩子至刚年满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由于表16的数据年份不完全一样,所以只能作为参考比较。从表16可以看出,澳大利亚抚养成本仅相当于人均GDP的2.08倍,美国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4.1倍,而韩国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7.79倍。

中国的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6.3倍,在表16所列出的国家中,高于除韩国以外的所有国家。现在韩国的生育率是全世界最低的,2022年生育率仅有0.78。

表16:不同国家抚养一个孩子至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

注:由于数据来源所限,具体数据的年份不完全相同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

总的来说,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倍数越高,意味着养育压力越大,因此生育率也往往越低,但也有例外。

从表16可以看出,新加坡的抚养成本仅相当于人均GDP的2.1倍,为何新加坡的生育率仅为1.1左右呢?因为新加坡虽然是一个国家,但其实只是一个城市。2022年中国的生育率为1.05,但中国还有广大的农村地区,大城市的生育率远远低于农村地区,例如,2022年上海户籍人口的生育率仅有0.7。

 

10、理想子女数的国际比较

由于中国的养育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几乎是世界最高的,所以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理想子女数)也几乎是世界最低的。

表17:部分国家和地区2011年15-64岁男性和女性理想子女数

表17所列出的国家中,绝大部分国家男女平均理想子女数均超过2个,而近十多年来多次生育意愿调查结果表明,中国人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均低于2个。下面举几个例子:

例1,根据原国家计生委公布的《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的数据,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73个,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为1.78个和1.60个。

例2,根据原国家卫计委在2013年开展的全国生育意愿调查数据,城乡居民的理想子女数为1.93个,双独夫妇、单独夫妇和普通家庭的理想子女数分别为1.79、1.83和1.95个。

例3,根据原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进行的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2006-2016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而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

例4,2022年1月20日,在国家卫健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副司长杨金瑞介绍,年轻人的生育意愿持续走低,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2017年调查为1.76个,2019年调查为1.73个,2021年调查降到1.64个。

OECD的理想子女数没有列出日本和韩国的数据。但根据KGSS(韩国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6年至2014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2.55个。根据JGSS(日本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2.60个。可见,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不但显著低于日本,也显著低于韩国。

无论是OECD的数据还是中国的数据都显示,实际生育率是低于理想子女数的,这是因为,有些夫妇虽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症(2021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约12%-18%),或错过了生育期。而且,对于城市工薪阶层来说,许多年轻夫妇抚养一个孩子已感到压力山大,他们即使想生二胎,但考虑到生育成本过高,最终对生二胎望而却步。

 

11、中国结婚人数和结婚率连续多年下降

当今中国不但生育成本过高,而且结婚成本也过高(农村结婚成本高的原因包括天价彩礼,城市结婚成本高的原因包括高房价),这也是中国近年来结婚人数和结婚率不断下降的原因之一。

根据民政部数据,中国结婚登记对数从2013年的1346.9万对下降到2022年的683.5万对,九年间下降了一半左右。

在欧美国家,非婚生育的情况很普遍。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2019年欧盟国家非婚生子占新生儿比例平均是41.3%。其中,法国的非婚生子占新生儿比例高达60.4%。但在中国,结婚和生育密切相关,非婚生子占新生儿比例很低,所以结婚登记人数下降必然对生育率有负面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在结婚登记数据中,与出生人口更密切相关的数据是初婚人数,因为结婚登记人数中还包括部分再婚的老年人,由于老年人已过了生育期,对出生人口没有什么影响。我国初婚人数在2013年达到2385.96万人的峰值后持续下降,2022年下降到1051.756万人,连续九年下降。

我国结婚登记人数近年来为何不断下降?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年轻人数量下降。根据七普数据,2020年80后(出生于1980~1989年,依此类推)存活人口有2.15亿,90后存活人口有1.78亿,00后存活人口只有1.55亿。

其次是由于结婚成本升高、工作压力大、女性的教育水平和经济独立程度大幅提高等原因,当代年轻人结婚意愿普遍下降。

另外,由于我国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出生性别比偏高,男多女少现象比较普遍,这也是导致近年来结婚登记人数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

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总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人,这3000多万人分布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其中,20—40岁适婚年龄男性比女性多1752万人。

 

12、减轻生育成本的具体措施

具体来说,减轻育龄家庭生育成本的主要措施有以下几种:

1)现金和税收补贴
2)购房补贴
3)增建托儿所
4)提供男女平等的育产假
5)引进包括外国保姆在内的外国劳工
6)推广灵活办公模式
7)保障单身女性的生育权
8)允许辅助生育技术
9)教育改革(减少高考内卷,缩短学制)

表18:减轻生育成本的措施建议和预估效果

注:以上估算是根据本报告养育成本降低的幅度来推算,实际效果取决于政策落实的力度和广度。

资料来源:育娲人口